98娱乐

数字经济智库研究员-数字化是不确定性时代的生存方式

  数字化是不确定性时代的生存方式

  作者: 翁一

  [ 数字化技术不仅在此次疫情中展现出一定程度的应对能力,更为未来人类应对因高度全球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提供了某种想象的可能性,它在提升具体企业或组织的效率的同时,也改变了行业形态和社会生态。目前中国社会正处于面向全方位数字化生存的过渡阶段,这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最重要启示之一。 ]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乃至全球带来的经济、社会、政治等后果还不得而知,其不确定性或者说信息的不完备性尚未有明显消除的迹象,无论是病毒本身,还是由病毒引发的上述各种后果,都难言确定。

  不确定性是经济学中的一个术语,指经济主体(主要指企业)对于未来的收益和损失等经济状况的分布范围和状态不能确知。现实中,企业在实现其目标的经营活动中,会遇到各种不确定性事件,这些事件发生的概率及其影响程度是无法事先预知的,这些事件将对经营活动产生影响,从而影响企业目标实现的程度。在笔者看来,不确定性这个概念非囿于企业,它适用于政府、社会、组织甚至个人等所有人类组织,说到底,这种在一定环境下和一定限期内客观存在的、影响企业等各种人类组织目标实现的各种不确定性事件就是风险。

  毋庸置疑,当下新冠肺炎疫情正处于这样一种不确定性之中,它是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的首个重大风险事件。眼下,它的发展已引发全球对于未来的经济状况(尤其是收益和损失)的不能确知,某种程度上,甚至会蔓延至社会领域。

  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并不意味着人类便束手无策。我们看到数字技术在中国抗击疫情和从疫情中恢复常轨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此,仅举两个例子:针对防疫,中国各省与阿里巴巴有效建立起“数字防疫系统”,运用的正是大数据、云计算等目前最为先进的数字技术;针对中小学生疫情期间的学习问题,钉钉、优酷等打造在线课堂,方便学生在家开课学习,中小学网络云平台随之跟进,通过云技术为1.8亿学生提供在家上课服务。上述两个例子可以说是人类利用数字技术抵御突发性风险、消除不确定性的努力尝试。

  与人类悠久的历史相比,数字技术的演进历程相对比较短暂,且主要聚焦于企业和商业领域。自上世纪70~80年代以来,第一代数字技术——传统IT(Internet Technology)技术曾给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带来了显著的效率和效益。但到了80年代,特别是90年代以后,随着商业世界的复杂性急剧上升,传统IT技术越来越难以有效应对。业务和管理复杂性的上升,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倒逼和推动了传统IT技术架构向DT(Data Technology)技术架构的变迁。这一进程在本世纪初已有十年以上的征途,预计未来十年还将全面加速。

  如果说第一代数字技术是基于IT技术、架构和PC端,那么第二代数字技术则是基于DT技术、架构和移动端;前者的核心是业务数据化,后者的核心则是数据业务化,显然,后者比前者来得更加主动和全面;从初步数字化到全面数字化首先变现为新型数字商业基础设施的重构、迁移和切换。而能否高效利用数据实现全方位数字化运转,是工业时代与数字时代之间真正的“代际差距”所在,也是区分两者的核心变量。这其中,云计算已经成为企业全面数字化转型无可争议的大趋势和催化剂,也是新型数字基础设施的核心,全球数字商业云化趋势将沿着基础资源、业务工具、核心系统、运营模式云化的趋势演进。

  诚然,基于DT技术的全面数字化转型不限于企业和商业领域,也包括政府、社会组织等一切人类组织。数据作为数字社会的第一生产要素,或者说数字社会运转的“石油”与“血液”,已逐渐成为全球普遍共识。然而,从现实情况来看,大部分政府、企业和组织的各种数据,能够实现线上线下打通和数据业务化的比例还非常有限,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转尚未全面到来,但趋势却是肯定的。

  与基于DT技术的全面数字化转型同步的是国际贸易。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艾伦·布林德曾在2006年预言:在将来,其实就在眼前,国际贸易的关键区别不再是商品能否装入箱子,相反,关键的区别在于能否以电子的方式实现远距离的传输,并且没有或几乎没有质量的耗损。无疑,布林德道出了国际贸易未来发展的趋势,它与数字技术密切相关。正如历史上初级产品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比今天更为重要一样,今日由制造品主导的世界贸易可能也仅仅是短暂现象,尤其在诸如突发性全球公共事件这样的不确定情形之下,服务贸易、电子传输等数字贸易可能会成为世界贸易的主要内容。归根结底,信息技术承载经济功能,作为未来趋势的数字技术必然导致新的贸易形式的急剧增长。

  20多年前,未来学家尼古拉·尼葛洛庞帝在其著作《数字化生存》中乐观地预言人类数字化生存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它“赋权”的本质。数字化生存之所以能让人类的未来不同于现在,完全是因为它容易进入、具备流动性以及引发变迁的能力,这意味着它在生活中从不离场,而你时刻利用这种在场并以之为生活方式和态度。数字化的未来将超越人们最大胆的预测。终极而言,数字化终将由技术的层面、实践的层面抵达社会安排或曰制度形式的层面。

  数字化技术不仅在此次疫情中展现出一定程度的应对能力,更为未来人类应对因高度全球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提供了某种想象的可能性,它在提升具体企业或组织的效率的同时,也改变了行业形态和社会生态。以当下坐标论之,目前中国社会正处于面向全方位数字化生存的过渡阶段,这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最重要启示之一。

  (作者系数字经济智库研究员)

责任编辑:覃肄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ine-bootay.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